Article page

by
  • Comment:0
  • Trackback:0

於是我又陷入了週期性的低潮
試著想像了父母衰老的模樣 有那麼一瞬間我幾乎要哭出來
以往是打些語無倫次的文字 但這次我決定讓音樂幫我說



可能耗盡堅強 可能歷經滄桑
可能我的瘋狂 暫時不得到原諒
可是我知道啊 可是我明白啊

是我的執著搏來---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