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Reading

■ONEPIECE 同人文
■CP:魯夫×娜美(ルナミ)
■含H注意

  站在陰暗巷口的她,冷冽的夜風如針般刺痛她的皮膚,她瑟縮了一下,雙手抱胸來回摩擦著手臂。
  路過的人把目光毫無忌憚地投在只穿著小可愛薄紗和迷你短裙的她身上,而她則是倔強地無視那些貪婪的視線,努力尋找她想要的目標。
  只聽見細如蚊蚋的紛沓喧嘩聲從遠處傳來。
  唉,果然…站在這裡還是太遠了吧?可是太靠近那邊又會覺得恐怖……

  就在此時,從她身後的暗巷裡突然伸出一隻手抓住她的手臂!她驚叫,回頭卻看見一個蓬頭垢面的老男人,渾身散發著濃濃酒臭味,正咧開一口爛牙的嘴對她笑。

  「小妹妹,妳穿這樣站在這裡是想要“那個”的吧?」

  但此時她已顧不得承認什麼,她用力甩開老男人的手,「少來煩我!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要命!如果我第一個客人是這種糟老頭,我才不……啊等等,我都已經下定決心要做這個工作了,還挑什麼客人呢,如果這個老頭其實是個有錢人的話怎麼辦?

  她重新端詳了那老人……然後絕望地閉上眼睛。

  「走開!!我要走了!!」她大叫,且作勢要走人。不料那老人卻砰地把她按到牆壁上!
  「啊、痛…」
  「嘿嘿…別騙我了,在冬天穿成這樣……妳不是“流鶯”是什麼?」老人猥褻地笑著。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第一次聽到這詞從別人口中說出,她還是感到萬分羞憤。

  因為她無法否認。

  被兩手按在牆上的她努力掙扎,卻無法抵抗酒力加持過的老人體力,就在老人的嘴湊上,距離近得聞得到他嘴裡的惡臭時--

  「放開她!」

  她聞聲抬頭,看見的是一位少年,他站在那老人的身後,惡狠狠的目光像是要把人燒穿。

  「小夥子你幹什麼?老子找點樂子關你什麼……噗喔!」語音未落,那老人已被打趴在地上,鼻血緩緩在地上蔓延開來。

  她驚魂未定,甚至連那少年的面容都還沒看清楚,就被他拉到旁邊的旅館裡。這間旅館不是剛好在旁邊的,而是她當初預想的計畫之一,找到目標後就直接……

  他們上了樓,開了房,打開燈,她才第一次看清楚少年的長相。

  放蕩不羈的色短髮、稚氣的臉龐、澄的大眼、左眼下的疤痕,背後還掛著一頂草帽……看上年齡好像比我還小哪。

  不管了,還是先道謝再說。
  「謝…」
  「先上床吧。」
  「…欸?」

  她錯愕地愣在原地。他剛剛說了什麼?難道他救她是因為他也想要……?
  
  少年見她沒有動作,便輕輕按住她的肩膀把她推到床上,然後把棉被蓋在她身上。

  「現在是冬天,穿這麼少會感冒的。」

  「………」現在的她羞愧到想死的地步。

  當少年無聲地拋過來一包面紙時,她才發現自己已滿臉淚痕。

  「……謝謝你救了我。」
  「嗯。妳站在那裡幹麻啊?那裡很危險的,奇怪的人很多。」他問,在床沿坐了下來。
  「我…」

  她說不出口,她發現她還是無法啟齒。眼前的大男孩直率無邪的眼神好像可以把她看透,更讓她覺得自己污穢不堪。

  她支支吾吾了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而少年卻不以為意,伸出手摸摸她的頭。

  「沒關係,不想說就別說了。」

  看著他的微笑,她覺得自己心底好像有什麼東西抽緊了。溫柔的大掌卸下了她的心房,她開始不忌諱地娓娓道來自己的故事,包括自己家鄉被一群名叫“Arlong”的惡霸佔領,每天要繳多少稅金才能過活,不得已只好以偷竊賭博貼補家計。無奈家裡果園收成越來越少,導致她的一位至親已喪命在Arlong的槍口下,在如此絕望的情況下,才決定做最好賺卻也最不堪的事情--“賣淫”。

  她一直說、一直說……好像要把自己多年來壓抑住的心情全部釋放出來。滾燙的淚滴不斷滑落,灼燒著她的肌膚,但她不在意。這些事情她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講過,甚至連Nojiko和Bellemere san都沒提過。奇怪的是她已在Bellemere san的墓前許下不再哭泣的承諾,卻在這少年面前被輕易地打破。到底自己是怎麼了,現在如此混亂的她也答不出來吧。

  故事的最後一句消散在空氣中,沉默在他們之間發酵。她絕望地閉上眼睛,不想去看這少年會用多麼鄙視的眼神看著她。她並不是只是個普通的柔弱女子碰巧被壞人纏上,她的經歷也不像她的外表來得年少,在多年的地下活動中她早已嘗盡苦澀的人生百態,自己甚至也是使別人不幸的加害人。

  現在的她,也只能一直不斷墮落下去,不斷地傷害別人也傷害自己。
  現在的她,連被原諒都會感到心虛,更不用去奢求什麼解脫與救贖。

  良久,她睜開眼睛,以為會看到空無一人的房間,卻驚訝地發現,少年的臉龐依然倒映在自己燦橘的瞳孔裡。

  「你、你不走嗎…?你不會覺得…後悔救了我嗎?」她結結巴巴地問。

  而他的回答就是,吻上她的唇。

  他突來的動作讓她無法反應無法思考,急速上升的氣溫讓她覺得燥熱不已。他把她吻倒在床上,熾熱的身軀壓了上來,纏綿不止的舌頭讓她頭暈目眩。半晌,他停止對她口腔的侵略,把唇抵在她的唇上啞聲說:

  「那我來當妳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客人。」

  她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應,唇又被封上了。而她能感覺他的手溫柔地撫過她的臉龐、她的脖子、她的鎖骨……最後停在胸前。他把多餘的束縛給褪下,雙手搓揉著她的豐圓,陌生的快感讓她不禁輕吟出聲。

  少年把唇移到她小巧的朱實上,細細舔舐、逗弄。他的左手沒有停下動作,右手卻悄悄地游移到大腿,輕而易舉地就把短裙給脫了下來。手指摸到了那早已濕濡的禁地。

  他邪氣地笑了,手指冷不防地伸入,輕律地來回抽插。一波波從未體驗過的快感猛然衝擊著她的感能神經,無法克制地呻吟起來。

  「啊啊、唔…等…」

  「…我叫Luffy,」他舔去她眼角的淚滴,低聲問,「妳呢?」

  「唔嗯…Na、Nami……」


  --然後是一聲女音的尖叫劃破了千陽號午後的寧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是什麼東西啊!!!!!為什麼這本書的男女主角--」

  時間不再是冬天的深夜,地點也不在陰暗的小巷或旅館。
  這裡是草帽海賊團的航海士-娜美的房間,此時的她惱羞成怒,正在大發脾氣呢。

  「魯夫!!你拿這什麼鬼書給我啊!!你到底知不知道這本書的內容……」該死,她沒有察覺不對勁,連剛剛那些“兒童不宜”的內容都唸出來了,天啊……

  「我就是不知道才叫妳唸的嘛。」她的船長正慵懶地趴在她的床上,一臉意猶未盡的表情,「哪,繼續吧。」還用肯定句命令。

  「我才不要!突然跑來要我唸書給你聽卻是這種奇怪的書,你到底是從哪裡拿到的啊……」她紅著臉無奈地搖搖頭,拿起她原本在看的“two piece”正想繼續讀的時候,她的船長卻突然從後面抱住她。

  「那本書很棒啊……繼續唸嘛~娜美~」
  「是棒在哪……唉唷你很煩欸!去叫羅賓念啦。」
  「不要!我只要妳唸!」
  「可是那本書……」
  「好啦…唸啦…娜~美~」

  最後娜美到底有沒有妥協?到底是誰給魯夫那本書的?而那本書的後續內容又是如何?剩下的只能讓各位自己去想像囉!
  這裡依然是平常那安詳帶點不平靜的千陽號上。


FIN.

Pagination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iklove98.blog29.fc2.com/tb.php/138-3c37771d

Comment

Post Your Comment

コメント登録フォーム
公開設定

Utility

超級船長控★

野桃(Yuzi)

Author:野桃(Yuzi)


BG向 / AB型 / ドS / 原作派
黑髮、天然、年下、兄弟是弱點
同人防腐劑掛載中
喜好多偏冷門so萬年求同好ˊ_>ˋ
感想交流大歓迎!!
日本語もOKですよ

碎碎念~留言也可喔(艸)

旦那さん~♥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コメント

生存確認

已發售遊戲応援(●´3`)

カウンタ



free counters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