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ehind W7

■ONEPIECE 同人文
■CP:魯夫×娜美(ルナミ)

  這是矗立在偉大航道中的一座小島。

  勤奮的船匠們用槌子敲打出快樂的節奏,宏偉的建築間充滿市民們活力的笑語,不時有冒煙火車的汽笛鳴聲自海上傳來,從頂上噴出美麗的伏流之水灌溉著這座繁榮的城市。

  --這座島的名字就叫WATER 7-水之七島。
  此時鎮上的居民們正在努力重建被水之諸神破壞得殘破不堪的家園,但卻被漫天飛舞而下的報紙給吸引了目光。

  「啊,那些海賊們的事情被報導出來了。」
  「對世界政府宣戰,還放火燒掉整個艾尼愛斯大廳……真是太有膽量了!」
  「不過他們其實是救了艾斯巴古先生的大好人呢。」
  「天!那個看起來一臉憨樣的船長,懸賞金高得嚇人啊!」

  眾人議論紛紛,不敢相信之前這些海賊是暗殺他們市長的嫌疑犯,現在竟是闖下這麼了不得事件的大人物。


  【卡雷拉臨時總公司附設-海賊特別房】

  「喔──佛朗基在幫我們造船啊?」而那個被說成一臉憨樣的船長,現在正在為新船的事興奮不已,「太棒了!!他真是個大好人啊!」

  一旁的娜美感染了氣氛也不禁微笑起來,心情愉地說:「好!那麼在船完工前,我們就悠地去血拼吧……咦、放在這裡的一億貝里呢…?」察覺有異的娜美臉色漸變。

  「那個啊,之前舉辦宴會的時候拿去買吃的和喝的了。」回話的是我們不怕死的船長。

  「拿去買東西?可是那是我的錢啊!」能把這番話說得如此理所當然的非娜美莫屬。

  「但那是我們的宴會啊。」魯夫回得也很理所當然,不禁讓人佩服起他的勇氣,但他的下場可讓人不敢恭維。


  「緩正…偶們患到一凹環啦!油何麼歡一呢?(譯:反正我們賺到一艘船啦!有什麼關係呢?)」被暴打一頓後,魯夫的嘴巴腫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嗚嗚嗚…我本來想在船上放豪華家具的說…」
  「呵呵…我們去找找看有沒有便宜的好東西吧。」
  「娜美,我要出去玩,給我零用錢!」
  「你沒有啦!!」

  據說船要五天才能完工,魯夫一行人就在水之七島渡過難得的假日──好,以下開始正式進入正文!(喂喂、真的假的!?)


*  *  *


  真是氣死我了!魯夫那個大笨蛋!
  高跟鞋憤怒地踩在街道上喀躂喀躂響。

  竟敢把我的錢拿去買東西!而且是一億貝里欸!這可不是筆小數目,他竟然連跟我說一聲都──

  「是啊,魯夫有時是任性了點,」原本走在我前面的羅賓,不知何時已經緩步跟在我旁邊了。她微微一笑,「不過能制得住他的也只有妳了呀。」

  「唔……」不知為何我竟然沒辦法反駁……或許真的是那樣吧。不過我也只是希望他能節制一點,不然我看就算我們賺到三十億貝里也不夠他花……

  就在此時,一間服飾店外面擺的衣服瞬間吸去了我的注意力。

  「哇──我喜歡這種衣服!」
  「妳不是要買家具嗎?」
  「沒關係啦,我們進去看看吧。」我推著羅賓就往店裡去。

  〝女人的衣服永遠不嫌多〞,不是有這麼一句話嗎?未來的旅程還長得很,當然要趁這種時候多買一點囉。我朝羅賓吐舌一笑,便逕自在店裡逛了起來。

  哇──這件衣服好可愛!啊那件也不錯……嗯?

  不知不覺走到男生服飾區,我的目光卻定定地落在某件衣服上。

  唔……那傢伙的衣服穿來穿去就那一套,這次剛好給他換件新的吧……

  「老闆,我還要這件和那件!」

  結帳時嘴邊一直掛著的微笑,原因連我自己都不清楚。


*  *  *


  因為羅賓說還要去書店,叫我先回去。我便抱著厚重的戰利品回卡雷拉公司,路上順便抱怨一下沒有找香吉士來幫忙提東西真是一大失策。


  闔上房門,發現屋子裡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看樣子大家都還沒有回來……這樣也好。

  我拉開椅子坐下,順便把航海日誌攤在桌上,準備開始身為航海士的重要職責之一──把旅程中發生的事詳細記錄下來。

  手托著下巴開始細細回想──來到水之七島才短短幾天就發生了好多事哪,兩億貝里被偷、騙人布離開海賊團、羅賓被帶到艾尼愛斯大廳、恐怖的水之諸神、跟CP9的激戰、還有梅利號、梅利……

  我把右手輕輕蓋在眼睛上,試圖壓抑湧上來的悲傷。

  啊……是說我當時哭得很慘呢……看著跟我們一路冒險過來的梅利,真的好不捨……。騙人布和魯夫決鬥的時候我好像也哭了吧?明明是同伴,搞什麼決鬥嘛……跟羅賓在搭救船上會合的時候也是,畢竟能再見到羅賓我太開心了……

  嗯……除此之外我應該沒有──


  ──腦中霎時閃過一個畫面:他卡在兩棟房子之間,而自己正奮力朝他跑去。


  咦!?
  我這才猛地想起,當時去找魯夫的時候我好像也哭過!而且還哭得……根本分不清臉上是雨水還是淚水了。

  但是……微微蹙眉。

  我連錯過最後一班海上列車、絕望地跪倒在車站時都沒哭了,為什麼一見到魯夫就……

  是因為氣他失蹤這麼久嗎?……不對,他平常的行為就白癡到讓人很生氣了。是因為最後一班列車開走,而我們的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在哭嗎?……不對,那樣的話我早在車站、那個甩繩子的大叔問我是否在哭的時候,我應該早就哭得稀里嘩啦了。是因為事態已經太嚴重,而他還卡在房子間完全不知情地耍蠢嗎?……這應該是最有可能的,但這又如何?

  我有必要哭成那樣嗎……?

  ……

  啊啊──!我煩躁地抓抓頭。煩死了煩死了,我搞不清楚了啦。管我是不是一見到他那張蠢臉就哭,現在日誌我連一個字都還沒寫,先管這個才要緊吧。

  我拿起筆開始振筆疾書,無意製造出來的沙沙聲,得逞般地掩蓋了內心深處從剛才就不住迴響著的聲音:絕對不只是那樣……難道妳都還沒有發現嗎?

  那似乎已經成長壯的芽,在心土悄悄地冒出頭來。
  其實早就無法自拔地深陷進去了……

  啪沙啪沙──

  還在埋首工作的我,沒注意到門外漸近的異常腳步聲,門就被啪地打開。

  「噢、娜美妳在啊。」

  穿著卡雷拉衣服的他站在門口,髮亂糟糟的,草帽繫在頸後,滿身是汗……咦奇怪,怎麼會滿身是汗?

  看到他這麼早就回來的我不免有些驚訝,決定先發制人:「你、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不在街上多玩一下啊?」

  討厭!我幹麻結巴啊……一定是剛剛都在煩他的事的緣故!沒錯!

  「我又沒有拿到零用錢,不能買肉吃啊。」魯夫賭氣似地嘟嘴。

  我嗔怪地瞪他一眼,「那是你活該!誰叫你要把我的錢花掉!」

  他彷若早就知道我會這麼說,不在意地嘻嘻笑著,倏然湊到我身旁。

  「咦、妳在寫東西啊?」他興趣盎然地盯著桌上的航海日誌猛瞧,而我則一個箭步啪地將它闔上。

  「誰、誰准你看了?反正你也看不懂吧!」我反應過度地叫道。奇怪,我是怎麼了……啊不對,你這傢伙也靠我太近了吧!我用手往他臉頰推去,試圖讓他離我遠一點。

  「會了娜美,禮烏呢?」被我推到臉頰變形的他口齒不清地說。

  什麼?這傢伙沒頭沒腦地在說什麼呀。禮物?

  「羅賓說我有很特別的禮物呢,在哪裡?」他一臉興奮地看著我,就像小狗在主人面前期待著食物似的。見我遲遲沒有反應,他還激動地指著我大喊:「啊──該不會禮物是寶藏,然後被妳私吞掉了吧!?」

  聽到這句我二話不說先賞個一拳───

  「哎喲好痛!」

  「誰會要私吞你的禮物啊、笨蛋!」不過如果是真的寶藏我的確會那樣做啦……欸等等,他剛剛說羅賓嗎……?

  還在努力咀嚼他那番話的我,沒有注意他在一旁小聲地喃喃自語:「呿…說是娜美要給我,我才趕回來的耶……」


  啊……原來……我恍然大悟。羅賓他早就在店裡看到我幫魯夫買衣服了吧,還說什麼要先去書店叫我先回去呢,真是……羅賓她到底在想什麼啊!

  腦海中彷彿浮現當時的畫面:刻意來找喬巴一同前往書店的羅賓,向剛吃完水水糖的魯夫這麼說著。

  『娜美有很特別的禮物要給你喲。』
  『嗯?』

  想像結束。冷汗也早就盤踞在額頭。

  好吧,既然這樣也只能現在給他了……本來想說等上船再給他個驚喜說。

  「魯夫過來!」

  「嗯?」

  他晃頭晃腦地踱步過來,我則在購物袋裡摸索一陣,亮出那件我認為他應該會喜歡的衣服──

  「鏘鏘!新的無袖上衣喔──!!」

  那是件跟我頭髮顏色一樣的亮橘色衣服,晶燦得教人別不開視線。當初在店裡看到時我就有這種感覺,魯夫穿上去應該會很好看吧……反正他的衣服從以前到現在都嘛是我在幫他買,這次只是換個顏色,我想他一定是和之前一樣笑嘻嘻地接……

  「咦──為什麼不是紅色?」略微不滿的聲音響起。

  什麼……?我拿衣服的手頓時僵在半空中。

  「紅色比較酷啦,妳為什麼不要像之前一樣買紅色的?」他任性地撇起了嘴。

  「可、可是我褲子給你買紅色了啊,你看!」不像平常冷靜的我,趕忙亮出另一件跟以前同款式的紅褲子。同時也在心底壓抑突來的不知所措還有莫名的……酸楚?

  「褲子是什麼顏色無所謂。上衣我就是想要紅色的!」他絲毫不肯讓步,依舊倔強地說著。

  什、什麼嘛!你的衣服早在跟CP9打的時候都破光光了,我好心幫你買衣服你就該感謝我了吧!好……不穿拉倒!你就穿著卡雷拉公司的衣服去冒險吧,我不管你了───

  原本應該是要說出上面那段話的我,不知怎地……卻用另一種語氣,緩緩吐著另一種我不認識的話語。

  「……好吧…我知道了……」我裝做不在意地緩緩把衣服放下。

  但是為什麼我的手抖得這麼害?

  「我會去退掉…順便幫你換一件紅色的……」我裝做與平常無異的口吻。

  但是為什麼我的語氣中夾雜著快哭出來的嗚咽?

  「我沒想到你這麼討厭橘色……哈哈、是我的錯…是我買錯了……對不起……」我真是太傻了,自以為是地認為他一定會喜歡,還奢望他會穿上,真是笨蛋啊……說到底一開始就是個錯誤,娜美妳為什麼要買橘色的呢?……我也搞不清楚……只知道現在的我真的一點都不像我啊……


  但誰叫……

  誰叫橘色是我最喜歡的顏色呢……!!


  「娜美…?」察覺不對勁的魯夫遲疑地叫著我。

  「不要過來!你這個大笨蛋!!」

  我發現我雙肩顫抖得害,鼻子侵上一陣強烈酸楚。啊啊……不會吧……娜美妳什麼時候變成了一個愛哭鬼?還是只有在某個笨蛋面前才會這樣呢?


  「娜美……」磁性的嗓音忽地落在我的耳畔。


  咦……?


  魯夫不知何時已站在我的身後,雙手有力但溫柔地壓著我的雙肩。而我雖然背對著他,卻可以感覺到他的嘴巴湊在我的耳邊,一次次的呼吸都是懾人的震撼……

  「對不起…我是鬧著玩的。」溫熱的氣息徐徐噴在我的臉上,依稀可以嗅到水水糖甜甜的味道,我的心為之一揪。

  他、他是……魯夫嗎?這種語調……真的是平常那個人來瘋的船長嗎?我一下止住了眼淚,只感受到我心臟不合時宜地在胸腔內強烈地怦怦跳。

  「我會穿那件衣服的,因為──」

  接下來他說的話,一字一句猛烈地敲進我心扉。原本在體內沸騰冒泡的強烈酸楚竟奇蹟似地煙消雲散。而我也反常地漲紅了臉。


  ……就在房內的氣溫高到快要破表之際,房門又被華麗地打開───

  「娜美小姐我們回來囉!妳一個人一定很寂寞吧,妳的王子香吉士來───啊死魯夫!你給我離娜美小姐遠一點!!!!」

  我傻傻地看著飛踢掉魯夫的香吉士,還有魚貫走進房內的大家,索隆、喬巴、羅賓……大家都回來了。

  「魯夫!你為什麼跟娜美小姐兩人單獨在一個房間裡?說啊!」
  「沒怎麼樣嘛,娜美只是幫我買衣服而已。」
  「喔,是這樣嗎。那我也要娜美小姐幫我買衣服~~♡♡♡」
  「呿,花痴廚師……」
  「臭藻你說什麼!?」

  一下子湧入的熱鬧氣氛衝散了房內的高溫,好似回復到平常吵吵鬧鬧的感覺。但我卻還是愣愣地坐在椅子上雙手抱膝,對著眼前喧鬧的景象置若罔聞。

  「呵呵…看來效果不錯嘛。」羅賓在我對面坐了下來,一樣是摸不透的微笑。

  「………」我沉默,努力把頭埋進膝蓋裡,試圖壓制延燒到耳根的緋紅。


  那個笨蛋……幹嘛突然用這麼認真的語氣嘛……


  即使廚師和劍士間鬥嘴的怒罵聲不絕於耳,還有魯夫在一旁起鬨的加油聲。一片吵雜之際,那句話還是清晰地在心中迴響著,像是要深深烙印在心底無法抹去似的。


  『我會穿那件衣服的,因為──』


  他在她看不見的身後,輕輕扯了個不懷好意的笑容。


  『因為我也很喜歡橘色喔,嘻嘻……』


FIN.

Pagination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iklove98.blog29.fc2.com/tb.php/136-e939a0ec

Comment

Post Your Comment

コメント登録フォーム
公開設定

Utility

超級船長控★

野桃(Yuzi)

Author:野桃(Yuzi)


BG向 / AB型 / ドS / 原作派
黑髮、天然、年下、兄弟是弱點
同人防腐劑掛載中
喜好多偏冷門so萬年求同好ˊ_>ˋ
感想交流大歓迎!!
日本語もOKですよ

碎碎念~留言也可喔(艸)

旦那さん~♥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コメント

生存確認

已發售遊戲応援(●´3`)

カウンタ



free counters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